您当时的方位: 主页  »  新闻主页  »  评书谈论  »  蒋梅卿:平话卖梨膏糖,“做条命也要讲”

蒋梅卿:平话卖梨膏糖,“做条命也要讲”

时刻:2014-11-06 | 点击:加载中 | 来历:

 蒋梅卿:平话卖梨膏糖,“做条命也要讲”

  当年是怎么走进评书国际的?蒋梅卿回想,年轻时他当过兵,在连队里曾是政治助理,代人上过课,台下常有一两百人。复员后到厂里作业,1962年精简下放回乡村老家,一天工分三角六分,日子很伤心。这时就想到了讲书挣钱 ,起先在汽船上讲,讲后请每人自愿付5分钱(也有不愿意付的),收入比在家种田要好得多。

  后来一位老艺人说,你讲书讲得头头是道,但这样收费像是讨饭,欠好。你把梨膏糖煎起来卖,人家听了你的书,乐得买你的梨膏糖,收入也不会少,而且坚持了自己的面子、庄严。 蒋梅卿觉得这话很有理,但老艺人教授煎梨膏糖的技艺要收30元,这关于一天只能挣三角六分的蒋梅卿来说,无疑是一笔“巨款”。咬咬牙,他仍是决议学了,学成后平话卖梨膏糖,有时候一天能卖上十元钱,这让他很快乐。

  在石塘等地讲书,讲到精彩处,听众不想完毕,要求持续讲下去,有时候讲到夜里12点、次日1点左右,喉咙吃不消,可是为了酬劳,为了不孤负大众的希望,“做条命也要讲”。可喉咙讲得发哑了,第二夜还要接着讲,怎么办呢?蒋梅卿有自己的土方法:讲书后将冰糖含在嘴里,有时将玉竹(中药)和冰糖一同煎起来喝,还有一个方法是喝点人奶,喝下去两三个钟头后喉咙会好起来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曲艺协会从头建立后,温岭的各文化站有书场,蒋梅卿就常到书场里讲书,书场对外卖票,售票所得三七开,书场收取非常之三。那时候,他讲过的评书有《七侠五义》、《大破红莲寺》、《江南四文人》、《七子十三生》等。

  1983年3月20日至4月10日,我国曲艺家协会浙江分会在杭州举行评话讲习班,为期20多天,延聘上海闻名姑苏评话艺人吴君玉来杭授课。杭州、椒江、黄岩、温岭等9个市、县的20名中青年评话艺人参与了学习,温岭有金明才、蒋梅卿、叶圣培、罗兆林等四位评话艺人参与学习,是全省人数最多的县市。

  讲习班后,台州区域举行了一次民间艺人大讲现代书竞赛,台州各县的艺人都参与了,蒋梅卿代表温岭参与竞赛,得到了评委们的必定,取得扮演奖。回温岭后,就常常应邀到温岭各中小学里去巡回扮演。

  但后来,跟着电视等新式文娱方法的鼓起,讲书逐渐走下坡路,蒋梅卿也暂别了平话……